这就打算跳下船去跟那个危险无比的老虎上去拼

  “我去!”
 
    这一声是从顾峥的心底之中发出的,至于那只豚鹿在伴随着虎爪虎口的扑食之下,只剩下了“嘘嘘……”的死前的悲鸣。
 
    一股子血腥的气息在此方寸之地蔓延了开来,让站在这只顺利的猎食到了猎物的斑驳猛虎身后的顾峥,一下子就捏紧了手中的木棍。
 
    不能动,敌不动我不动!
 
    这虎也不是东北虎,华南虎,孟加拉虎……一切顾峥在图鉴之中见到过的虎,再说了,景冈之上的老虎早在八百年前就已经被东省的大汉给用拳头锤死在山上了。
 
    那么这只丛林之王,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拥有着如此庞大的身躯的老虎它又是何的品种?
 
    正当顾峥抬脚缓缓的后退了一步的当口,这个口中叼着豚鹿的老虎嗖的一下就将它巨大的虎头转向了顾峥所在的方向……属于豚鹿的鲜活的血液就这样滴滴答答的滴落在了青绿色的草坪
 
之中。
 
    这次,成为了一人一虎的对峙,而这一太过于明显的人虎对峙图,也让船上旁观的人发出了惊恐与焦急的呐喊之音。
 
    “儿子!儿子!可别动!娘来救你啦!!”
 
    心中焦急的顾老娘左右瞅瞅,就一把将一根木桨给夺入到了手中,翘起不怎么中用的腿脚,这就打算跳下船去,跟那个危险无比的老虎上去拼命了。
 
    而就在顾老娘打算进行这种不理智的行为的同时,顾非凡到底是记住了他爹的嘱咐:你出事儿了,你奶奶都不能出事儿……
 
    然后,一把就从身后给他奶抱了一个满怀,用他那百多斤的体重,终于成功的拦住了对方想去添乱的身形。
 
    至于此时的顾峥,反倒是最不紧张的那一位,因为他在这只老虎的眼中未曾见到半分杀戮的,它在捕获到了肥美的豚鹿之后,就对这只干巴瘦的两脚兽,已经提不起任何的兴趣了。
 
    它在看清楚了顾峥的全貌之后,只是十分无聊的甩动了一下它的尾巴,摆动了一下猫科动物的大耳朵之后,就一个漫不经心的转身,一个纵跃再一次的没入到了草丛的深处。
 
    “呼!”
 
    船上的人齐刷刷的松了一口气,却是见到了顾峥接下来的动作之后,又将刚刚落下的心……再一次的提到了嗓子眼上边。
 
    因为在这只老虎走掉了之后,明知道危险存在的顾峥,不退反进,他在快速的朝着草丛边上跑了几步之后,就嗖嗖嗖的爬上了这附近最高大的一棵绿树,如同一只敏捷的猿猴一般,瞬间
 
就扒在了树干中段的部位,手搭着凉棚的朝着密林深处张望了起来。
 
    然后,树枝上的顾峥仿佛找到了组织一般的朝着密林中吆喝了起来:“喂!你们是哪里的人啊,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而在纵深处的树干上则远远的回应出了七八道的声音,他们分属于不同的方向,给出的答案却是基本的相同。
 
    “我们是淄城接待点的迁徙民……原本是疆省人……”
 
    “我们是淄城本地人……”
 
    “我们是接待处的工作人员……”
 
    “那你呢?”
 
    有问有答的顾峥则是特别干脆的回应了对方:“我们是新建码头上的烟城迁徙人员,跟着救援的舰艇过来的,却遭遇到了舰艇分解的事故……”
 
    “村里的人幸存的不少,但是军人们却是受到了波及,不知道淄城的医院还在不?”
 
    “我们这里有伤员急需要救助!”
 
    谁成想顾峥这么说了之后,那些回音之音不喜反悲,一个个的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控制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说的很明白,这个密林一般的陆地上,幸存者还真不少,原聚集处的所在零零散散的还有很多。
 
    那就好,在这种情况下,群居要比独居有利的多了。
 
    而大家的信息获取量就是这短短的一个多小时的差距。
 
    基本上都是从零开始的话,顾峥是无惧任何人的。
 
    努力的让自己的心在这一刻平静下来的顾峥,深吸了一口气,又提着木棍蹭蹭蹭的……从树干的中段朝着地面滑行了下去。
 
    不过须臾的功夫,他就沿着相对安全的海岸线跑回到了浅海滩上的渔船聚集之所。
 
    “我的个儿啊!”还没等着顾峥的脚步站稳呢,那个在船上无所畏惧的顾老娘则是将手中的船桨随意的一抛,嗷的一声就朝着顾峥所在的方向扑了过来,将自己的大儿子给抱入到了怀中
 
了之后,就死命的拽住怎么都不撒手了。
 
    被抱入怀中的顾峥是哭笑不得,他刚刚营造出来的胆大刚毅的形象就因为顾老娘的这一抱,立马就丧失殆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