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所不知道的是那个在行李之中扒拉着面粉袋子

  就是这一突发的骚乱,就让顾峥与南庄子村民的第一晚,在哭泣与哀鸣之中度过的。
 
    哪怕在密林深处传来更为恐怖的属于动物的嘶吼之音,都无法阻止他们的悲伤。
 
    这让顾家的三口人,连个踏实的觉都不曾睡下。
 
    因为在逃难路上的所有经验都告知他们,有时候跟猪队友混在一起的下场,要比面对未知恐怖的猛兽,还要凄惨。
 
    所以,待到茂密的深林之中透出第一缕阳光,致使温度极速上升……并将周围的水汽散发成了皑皑白雾的时间段里,顾峥与老村长以及军方代表的会议就正式的展开了。
 
    他们在这次会议中需要商量的事情很多。
 
    第一,自然是寻找到一个足够安全的栖居地,并且这个栖居地还需要满足如下的条件:
 
    有一堵足可以将昨天晚上的东西都抗拒在外围的……相对安全的围墙,以及足够大的……无法隐藏任何神秘物种的开阔的平地。
 
    其次,这所栖居地要靠近水源。
 
    再然后,就是依凭着一个稳定的居所,一边开荒,一边朝着济城陆军驻地的所在推进。
 
    至于更加具体的细节?
 
    是不是要在周围顺带手的救出更多的幸存者?
 
    那还用说吗?
 
    只要军队之中还剩一人,他们也不会放弃无助的老百姓的。
 
    所以,咱们听解放军的话,总是没错的。
 
    在短暂的会议过后,几方面的代表就拟定出来了朝着几个方向查探而去的侦查人员的名单。
 
    这其中,顾峥是负责往北路查探的小队的队长。
 
    在得知了这一决定的时候,顾老娘是打从心底里不愿意的。
 
    若是想要让她儿子出去送死,那行,必须要将她给带上,她们娘俩……是死也要死在一处。
 
    对着这种不讲道理的娘,老村长是颇为头疼。
 
    顾老娘的疼爱,就像是一把双刃剑,在危及的时候救过不少人的命,却是在应该为集体奉献的时候,就成为了最大的绊脚石。
 
    但是他们却忘记了,能让顾老娘乖乖听话的人,也是同一个人啊。
 
    只见顾峥凑到老娘的身旁,低语了几句之后,这位神情激动的老太太,立马就露出了这世界上所有母亲都会露出的最为慈祥的笑容,就像是送儿子上工一般的拍了拍顾峥的肩膀,后又将
 
自己的胸膛拍的啪啪作响。
 
    一口一个铆钉的保证到:“儿啊,放心吧!不就是想在原始森林里边吃杠头火烧配粉皮儿吗?成!等你回来了之后,娘肯定能给你收拾出来!”
 
    “我秦秀兰啥事儿做不好呢?只要是饭食,我怎么都能给你想办法制办出来!”
 
    哦,这个厉害了,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啊。
 
    还是顾峥有本事,一句话就安抚了自家的老娘了。
 
    至于做杠子头?
 
    谁也没把顾老娘的话给当回事儿。
 
    咋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做这种食物?吃点压缩饼干配烤肉干粮的也就得了。
 
    觉得顾峥颇会哄人的村民们,带着点善意的微笑……随着这个沉默又能干的开荒队队长一起朝着他们所要行进的方向聚集了起来,在顾峥一马当先的带领之下,一队十人的小分队,跟随
 
其身后扒拉开草丛,消失在了茫茫的密林之中。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那个在行李之中扒拉着面粉袋子的顾老娘……却是擦了擦眼角边儿上的泪水,如同发狠一般的用勺子重重的从面口袋之中舀了一勺子面粉。
段路程,他们可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蹒跚探出的。
 
    再加上金属分子构成的改变,他们这一队人马,除了木材所制成的粗糙的武器之外,竟是连一个锋利的开路的工具也无。
 
    要是能有一本这个世界的动植物图鉴大全就好了。
 
    但凡他见到什么自己无从知晓的动植物,也能从上边寻找的到具体的资料,再凭借着说明,找到对栖居地人群有用的东西啊。
 
    毕竟,临时驻扎地之中,一些受伤的村民以及士兵,还等着找寻到相关的医疗结构去进行有效的治疗呢。
 
    他顾峥哪怕能找寻到一些有效的草药,也可以运用自己的医学知识来为这些伤员们诊治的。
 
    曾经的医院在天地巨变之中怕是会变成一摊烂泥,这世道,若是找不到替代的草药,等到他曾经采购的成品药物被用完了之后……剩下的就只能去硬抗了。
 
    而人类也会再一次回归到原始社会那……寿命极短,夭亡率极其高的时期了。
 
    再一次叹了一口气的顾峥,将一条足有三米长的蜈蚣顺手给挑落在一旁。